cba瀛e悗璧涜禌绋?:第90章 審岐山(第1/2頁)

“瞧母親這話說得,好像新夫人沒進門前您沒讓媳婦幫著您害人似的!”魏氏冷笑道。

“你……”老夫人氣結!

賀懷慶更是氣的臉色鐵青,可有了前車之鑒,他又不敢上去踹人,只怒聲道:“你這蠢婦,哪有你這樣編排家里長輩的?這些年母親可曾虧待過你?要不是因為你一次次因為自己愚蠢惹下禍事,母親還用得著再費心為我娶妻么?再胡說八道信不信我休了你!”

魏氏抬頭看著賀懷慶,眼眶早就泛了紅,聲音里透了哽咽:“這些年我里里外外操持,為你生兒育女,想盡了辦法討母親開心,討你歡喜,每天就怕你凍著餓著,將你們老老小小伺候的熨熨帖帖,結果呢?你又是怎么對我的?納美妾,娶嬌妻,把我發配到個角落里再也不聞不問,賀懷慶,我可有對不起你?”

說到最后,魏氏大聲質問起來,更是沖過去不管不顧的在賀懷慶臉上撓了一把。

這些年大約沒少撓,竟練出來了,讓她一撓一個準。

偏偏眼下她能動手,賀懷慶得按著自己快要爆炸的脾氣,只將魏氏推開,怒聲道:“潑婦,你這潑婦!”

“是,我是潑婦,你就好了?要不是你管不住自己的褲腰帶,我能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嗎?”

“住口,當著長輩小輩的面,你這叫說的什么話?”賀懷慶臉色鐵青的道。

魏氏只顧著自己罵痛快了,哪里還管其他,她出了這口氣,才接著先前的話繼續說下去:“當年若不是母親授意,我哪里又會知道大伯子那湯藥里有問題,哪里又會去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br/>
賀雨舟不動聲色的撇了撇嘴,她可也沒少干!

老夫人就是忍功再強,此時也被氣的有些出氣多進氣少的,不過對付魏氏,她倒是綽綽有余,冷著聲問道:“魏氏,你口口聲聲說我授意你去害人,你可有證據?”

賀懷慶一聽也忙道:“是啊,你可有證據?”

如果他沒記錯,老夫人當時只是非常隱晦的提了提,魏氏那時候善揣摩老夫人的心思,為了討好老夫人,自己把這活兒攬過去了。

安排的人也是從她自己身邊調過去的,與老夫人都不沾邊兒了。

這事兒不是個小事兒,幾位族里頭最能說得上話的族老也都認真聽著,賀松還跟著說了一句:“侄媳婦兒,這要是拿不出證據,你可知道自己要承擔什么后果?”

賀懷慶也瞇著眼看向魏氏,面色十分難看。

魏氏冷笑著看向上方賀老夫人,道:“現成的證據自然是拿不出來,可是我知道陷害大伯子的藥是從什么渠道進來的。而提供藥的人,卻是與老夫人有關的!”

老夫人不動聲色的坐直了身子,賀懷慶面色也微微變了變。

“是誰?侄媳婦兒不妨直說!”

“是老夫人的外甥,岐山道人!”魏氏道,“這道人懂岐黃之術,不光陷害大伯子的藥是他送進來的,就連半年前陷害舟兒身邊下人的那些藥也是他提供的?!?br/>
一片吸氣聲中,老夫人捏著手里的佛珠,聲-->>(第1/2頁)(本章節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