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男篮比赛日程 > 古董商的尋寶之旅 > 第1820章 血鉆的趕腳

cba鑻忓窞璧涚▼ :第1820章 血鉆的趕腳(第1/2頁)

說蒙特-玻利瓦爾先生是關興權的小跟班也不太對,人家怎么著也快五十歲了,人還長得略胖...

“嗯,胖翻譯比較好...啊呸,想什么呢,亂七八糟的!”

帶著一瞬間亂糟糟的腦子走進遮陽棚,關興權是頭都沒抬,知道是誰進來了,不說眼睛余光掃到過,這嘈雜的環境里都能注意到張楠和查莉的腳步聲。

石頭多,走路帶著點聲音。

蒙特-玻利瓦爾沒關老大的身份,但也不需要從椅子上站起來,之前張楠強調過這事,在野外沒那么多規矩。

就打了下招呼,“老板,查莉小姐?!?br/>
一人拉了張椅子坐下,查理茲-塞隆還順手拿瓶礦泉水,打開喝兩口。

嫌冰,換成剝橘子吃。

“貝爾他們什么時候回來?”張楠順口問到。

“要到明天晚上,卡洛夫和盧比奧先生會早些,拉巴斯那邊的事快辦完了?!?br/>
都是大忙人,五個經理、CEO,克里斯托弗-貝爾同馬賽-薩羅斯昨天下午就去了秘魯,公司的事,順便幫張楠找個懂印加文化,嘴巴又夠嚴實的行家來。

南美洲歷史都只知道個皮毛,這邊的古跡、遺址、文物啥的,張楠真是比一竅不通好那么一絲。

至于伊戈爾-卡洛夫同馬科-盧比奧兩位,是同玻利維亞礦業部之間有點事,張楠讓他們有事就先去忙,不用老圍著自己轉。

這下便宜了這個蒙特,暫時全程陪同。

這邊查莉又剝了個橘子,很自然地分給張楠一半。

他也不客氣,這些年都習慣了,接過來就往嘴里塞。

這時一個看著最多才十一二歲的印第安少年從挖掘地點飛快的跑過來,一到帳篷就將手里的一片什么東西放在桌子上。

張楠伸手拿過來一看,是片帶著點彩色遺留痕跡的破陶片。

就是簡單的線條留痕,看不出什么具體的圖案,看過就隨手放桌子邊的一個框子里:里頭已經放著不少這樣上點年紀,但幾乎沒什么價值的陶片。

不是簡單的經濟價值,這些陶片連考古價值都幾乎沒有,這和華夏農村挖土時常挖出些有點年頭的破瓷片一個道理。

那些瓷片在普通人眼里什么都不是,張楠倒是能看出唐宋元明清啥的,甚至前三清還是中后期都能判斷個八九不離十,但這有用嗎?

一片明代帶火石紅的瓷碗底殘片,說明此處村子在明代就有人類活動?

今天挖出來的這一小堆陶片,暫時放框子里,也就是個古代時這地方就有人活動的證據。

可全世界都知道的的喀喀湖周邊在公元前那會就有人類活動,所以這些拼不起完整器的陶片,真是連博物館都不會要。

張楠將陶片丟框子里,這頭的查理茲-塞隆注意到少年偷偷瞄了幾眼桌上大果盤里的水果,就笑著遞給他幾個橘子。

高原少年,可能到這么大都還不知道橘子是什么滋味。

很有禮貌,接過去一鞠躬,嘴上說了點-->>(第1/2頁)(本章節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